标王 热搜:
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公告中心 » 行业新闻
克明食品地板价定增,“面痴”家族传承式抄底
 [打印]添加时间:2022-06-10   有效期:不限 至 不限   浏览次数:67
   陈克明家族成员以4.23亿元真金白银参与公司定增,昨日,公司股价却以跌近2%收盘。投资者不满的情绪集中在低至9.41元/股的定增价格上,这几乎是公司上市10年来,从未有过的低价。
 
  这到底是大股东支持公司发展,还是以家族传承的名义抄底公司?
 
  地板价定增
 
  克明食品(002661.SZ)的大股东们,终于等到了抄底公司的最佳时间窗口。
 
  昨日,公司披露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,拟向陈宏、段菊香、陈晖(分别为实际控制人陈克明的儿子、配偶、女儿)合计发行不超过4500万股,募集资金4.23亿元。其中,三人分别认购2500万股(2.35亿元)、1500万股(1.41亿元)和500万股(0.47亿元),所得资金将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有息借款。
 
  克明食品专注于米面制品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,产品含面粉、面条和方便食品等。
 
  其中,“陈克明”牌挂面,是公司最重要的收入来源,超市综合权数市场占有率稳居第一。其主要竞争品牌有“金沙河”、“金龙鱼”、“中裕”、“今麦郎”等。
 
  克明食品认为,公司近年来规模不断扩大,未来几年仍将处于成长期,期间,会需要大量运营资金。
 
  自2019年以来,公司虽然营收规模不断增长,但运营资金时常出现缺口。2019年为-1.35亿元、2021年为-909.04万元、今年一季度为-1.15亿元。
 
  事实上,克明食品的负债并不高,去年末仅为33.33%,今年一季度微增至35.00%。只是因为公司短期借款相对较多,导致流动比率及速动比率较低,面临一定的短期偿债压力。去年末,公司货币资金2.50亿元,其中受限资金9000余万元,短期借款5.11亿元。
 
  单从理由来说,定增充分且合理。
 
  我们在这里想重点关注的,是公司此次定增的时机。
 
  克明食品的投资者应该还记得,在2020年11月,公司几乎以同样的理由和用途,也拿出过一份定增预案,拟以15.68元/股,向陈宏一人定向发行4000万股,募资不超过6.27亿元。
 
  该方案很快通过了股东大会审议,但是,在长达一年时间内,该方案没有推进,于2021年12月,以时间跨度较长,内外部客观环境发生变化为由而宣告终止。
 
  上一次定增有一个背景。当时,全民居家推动宅经济,克明食品旗下挂面以及方便食品供不应求,公司业绩暴增,股价一度冲上26元(前复权)的历史高点,总市值一度接近90亿元。
 
  进入2021年,挂面市场供需关系逆转,机构投资者出逃,克明食品股价持续走低,期间一度跌至10元附近(前复权)。
 
  而此次,公司再度拿出定增方案,价格仅为9.41元/股,这几乎是公司自2012年上市以来,从未有过的低价,陈克明家族妥妥的抄底。
 
  强化家族控制
 
  如果不是因为一次意外,或许根本不会有如今的克明食品。
 
  陈克明左手残缺的食指和小拇指,都是生活留下的印记。
 
  他17岁时就跟人学习做木工,十年后,成为了家乡湖南南县周边有名的木匠师傅。1983年,一次操作失误,两根手指被刨床锯断,他不得不就此放下自己的木工手艺。
 
  之后,他捡过破烂、摆过地摊,人生始终迷茫。
 
  他的家乡并非小麦主产区,为何会涉足挂面这个行业呢?最原始的动因,只是自己爱吃面。
 
  从挂面行业的门外汉,到“面痴”,他不断拜师学艺,解决了挂面制作中的种种问题,公司规模持续扩大。2012年,克明面业(克明食品前称)在深交所挂牌上市,成为“挂面第一股”。
 
  公司上市十年,仍旧是一家家族企业,且家族氛围越来越浓烈。
 
  在公司7名非独立董事中,陈克明和配偶、儿女4口人均位列其中,其本人任董事长、儿子陈宏、女儿陈晖分别担任总经理和副董事长,其胞弟陈克忠也是非独立董事。
 
  截至目前,实际控制人陈克明及其配偶段菊香、弟弟陈克忠、妹妹陈源芝、女儿陈晖、陈克忠女儿陈灿通过克明集团,间接控制公司0.92亿股,占总股本的27.32%。另外,陈克明一家4口,以及陈克忠、妹妹陈源芝、陈晓珍,还直接持有公司0.03%-1.31%股权,合计持有1.05亿股,拥有31.01%表决权。
 
  本次定增完成后,陈宏、段菊香、陈晖直接持股将分别升至7.57%、3.95%和1.35%,陈克明家族成员将合计控制公司39.14%表决权,届时,陈克明一家4口将形成对公司的共同控制。
 
  公司认为,本次定增,除了解决公司资金问题之外,有助于陈家人在公司发展中发挥更大作用,也为公司的家庭传承打下基础。
 
  业绩下滑
 
  十年前,克明食品以挂面第一股的身份上市,到现在,仍是A股两市唯一一家挂面上市公司。
 
  这与该产业的特点不无关系。
 
  挂面是我国的一个传统主食,经过机械化取代手工,已进入到了一个相对成熟的阶段,增速相对平稳。
 
  据机构数据,按出厂产量口径统计,国内挂面行业的产量从2010年的380.87万吨增长到2019年的839.20万吨,复合增长率8.22%;以终端销售规模计算,从2010年193.62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607.50亿元。
 
  “陈克明”挂面超市综合权数市场占有率约为18.86%,高于排名第二的“金沙河”(11.92%),即便如此,克明食品的面条收入已多年卡在20多亿元的关口,很难实现更大的突破。
 
  且在经历了2020年的非正常业绩剧增之后,公司持续陷入下滑通道。
 
  2021年,公司在收入同比增长9.32%的情况之下,归母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分别暴降76.95%和91.97%。
 
  这是因为,当年,公司业绩主力面条收入和毛利率均出现下滑,收入增长主要来自于毛利率还不到1%的面粉业务。
 
  今年一季度,公司收入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,但归母净利润下滑近30%。
 
  当前,公司总市值38.62亿元,较2020年巅峰期蒸发超过5成。